• <label id="1lxydp"></label><font id="1lxydp"></font><optgroup id="1lxydp"></optgroup>
    1. <dir id="s5cdl7"><th id="s5cdl7"></th><big id="s5cdl7"></big><dt id="s5cdl7"></dt><small id="s5cdl7"></small><dd id="s5cdl7"></dd><q id="s5cdl7"><ul id="s5cdl7"></ul><tfoot id="s5cdl7"></tfoot></q><dt id="s5cdl7"></dt><q id="s5cdl7"></q><noscript id="s5cdl7"></noscript></dir><dl id="s5cdl7"><th id="s5cdl7"><button id="s5cdl7"></button></th></dl>
          1. <thead id="s5cdl7"><tt id="s5cdl7"></tt><u id="s5cdl7"></u><table id="s5cdl7"></table></thead><del id="s5cdl7"><ins id="s5cdl7"></ins><sup id="s5cdl7"></sup><ul id="s5cdl7"></ul><tbody id="s5cdl7"></tbody><fieldset id="s5cdl7"></fieldset></del><del id="s5cdl7"><em id="s5cdl7"></em><tbody id="s5cdl7"></tbody><noscript id="s5cdl7"></noscript><font id="s5cdl7"></font></del><tfoot id="s5cdl7"><pre id="s5cdl7"></pre><strong id="s5cdl7"></strong><thead id="s5cdl7"></thead><u id="s5cdl7"></u><small id="s5cdl7"></small></tfoot><optgroup id="s5cdl7"></optgroup><sup id="s5cdl7"></sup>
              <button id="s5cdl7"></button><font id="s5cdl7"></font>

                同時間賽跑 與病魔較量——青海省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青海大學附屬醫院醫療隊員工作日記

                2020/2/10 12:01:49      點擊:

                 

                清晨,起床洗漱完畢,簡單吃完早餐,乘車前往醫院。通過醫護人員專用通道,進駐各自的病區。清潔區更換洗手衣,做好防護,准備就緒。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醫療隊員、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副院長樊海甯,他已經早早到崗,安排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和其他隊友一樣,懷著崇高的敬仰,帶頭參加此次援鄂工作,日夜奔波,保證隊員們物資充分,做好防護。誰不是血肉之軀,誰不是兒子、父親、丈夫……顧不上想太多,征程已經開始。

                 

                沉著冷靜的侯明主任,在醫療隊中年資最高,但侯主任絲毫沒有在外人面前顯露過疲態。自從飛機降落到天河機場,他立即從青A模式切換爲鄂A模式。開會部署,籌建病區,從指揮設計,到設備的搬運和人員的分工,播撒希望,澆灌汗水。深夜乃至淩晨2點,侯主任仍在現場和年輕醫師分析病例,討論診治方案。淩晨3點下班,沒有接送車輛,只能跑步返回酒店休息,這就是人民的好醫生。

                     

                來自重症監護病區資深專家童世君副主任,在重症監護室兢兢業業工作,每天認真詳細的查房,分析病情,查漏補缺,同時和其它醫生輪流值班。雖然身在武漢新洲,童主任沒有半點的認生,重症的患者就是他的親人。

                 

                來自普通病區的汪元俊副主任、呂榮華副主任、李玉紅副主任和艾紹正主治醫師,先在緩沖區醫生辦公室回顧前一天的收治患者,詳細分析患者的信息及影像學改變,病區的重危患者和輕症患者做到心中有數,商量診治方案。穿戴好防護服和護目眼鏡,進入隔離區瞬間感覺海拔上升2000米,說話、走路胸悶氣憋,很多女醫生和護士開始太空漫步,動作要輕柔緩慢,但大腦要敏捷,思路要清晰。

                查房開始了,先把病房門從側面輕輕推開,等待1-2分鍾,走進病房窗旁,開窗通風,輕輕走到患者病床側面詢問症狀,體格檢查並記錄,還要了解患者生活情況,鼓勵患者增強康複的信心。由于患者全都爲確診患者,他們情緒低落,不善言語,甚至有些患者焦躁不安,透過他們的雙眸,使我們更加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這是生命無聲的呼喚,需要我們拯救。當日病區共有患者28人,均爲明確診斷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由于患者較多,病史及病情變化複雜,我們自帶紙筆,一一記錄,謹慎對待每一位患者,來不得一丁點的大意和馬虎。病區的隔離通道基本都用玻璃隔斷,記錄的醫囑通過玻璃牆的兩兩相望傳遞或者是用對講機傳遞。查完房,這時新入院患者陸續進入病區,每個患者都帶有“肺炎神器”——胸部CT。根據病史、症狀、體征,通知醫囑,進行診治。

                夕陽西下,我們在隔離病區中穿梭,在與新冠肺炎患者的交談中,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出隔離病區可不像進入那樣輕松,反複“內外夾攻大立腕”,強化的院感意識,這個過程至少需要半個小時。我們不怕新冠肺炎,我們不怕接觸患者,因爲我們胸有成竹,感控就是生命!這裏,我們要感謝負責感控的隊友楊冬華,起早貪黑,對每一位進出隔離病區時穿脫防護服的隊員盡心悉心指導和查漏補缺。

                 

                 

                在任何病區,最辛苦的非護士莫屬。護理隊友有重症監護病區的高林、祁珍元、趙永輝和佘小斌,還有普通病區的有顔維菊、馬媛、高海燕、雷曉甯、邵蓮桂、王施蕊和譚雪嬌。他們不僅要完成日常護理工作,還要承擔隔離患者的生活幫助,送飯、清理衣物……其中有位年邁的患者食欲不佳,醫院食堂的飯菜不合胃口,想喝家裏的稀粥,護士通過各種途徑給患者送去稀粥,送去溫暖。這裏有最美背影,這裏有最美壓痕,這裏有最美女兒,也有最美男護。護理隊伍中,最年輕的就是1996年出生的譚學嬌,但她的意志和年齡是呈反比的,每每問道“小譚,你怎樣”,她總是笑眯眯的回答“我很好”!這铿锵有力的回答給團隊增強信心和希望!

                   

                 

                   

                 

                 

                沒有一個人天生就很勇敢。在這“單鏈RNA”的籠罩下,我們的隊友仍然迎難而上,不畏艱辛,不畏病毒,或許有人會問,是什麽支撐我們的隊友這樣做呢?毫無疑問,“戰友”們都懷著崇高的信仰,“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武漢加油!武漢必勝!

                 

                供稿:青海省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    李玉紅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